约克郡和玫瑰树

梅雨


两个人在街边遇见了。
闷热的天气,糟糕的心情,让人烦躁的咖啡香。
“嗨。”一个人说道。
另一个人用他无神的眼睛看进那个人的眼里。
“听说那家酒吧不错,就是...那家叫Treehouse的。”第一个人又说。
“好。”


醒来后的清晨还是弥漫着可恶的雾气,整个世界还是那样的潮湿,就像所有的人类还是那样的无脑,矫情,自以为是。A用手掌轻轻抚摸着B的黑发,就像所有孤独无助的患者做的那样。B也睁开了眼睛。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