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郡和玫瑰树

梅雨


两个人在街边遇见了。
闷热的天气,糟糕的心情,让人烦躁的咖啡香。
“嗨。”一个人说道。
另一个人用他无神的眼睛看进那个人的眼里。
“听说那家酒吧不错,就是...那家叫Treehouse的。”第一个人又说。
“好。”


醒来后的清晨还是弥漫着可恶的雾气,整个世界还是那样的潮湿,就像所有的人类还是那样的无脑,矫情,自以为是。A用手掌轻轻抚摸着B的黑发,就像所有孤独无助的患者做的那样。B也睁开了眼睛。
“嗨。”

少年德拉科的奇妙脑回路


你戴着一副傻缺的眼镜
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你有长长的睫毛
就和我一样

你有干净的五官
微红的脸颊

你穿着袍子
你有歪扭的领带
格莱芬多的金红色
蠢蠢的
又有点可爱

你的衬衫领口微敞
你有细长的白皙的脖颈

你在湖边拿着魔杖
百无聊赖的画着横横竖竖
我坐在最高的树杈上
斜着眼看你
吹起口哨
学着狼叫

好样的
破特
你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
从初见开始
我却刚刚发觉

你得记住了
傻破特
能找你麻烦的
能把你气急的
你的打架对象
每天烦到你睡不着觉的
只能是我
高贵优雅的我爸爸的儿子

风之丘

    在日本海的一处海湾上,有一座山丘。
    当樱花瓣带着些冰雪的寒气飘向这里时,就是我背上吉他来到山顶的日子。
山丘上有个屋子,里面有一只孤零零的水桶和满墙的中世纪的油画。
    每当白天来临,阳光爬上海岸,我就会在屋里安眠;每当黑夜伴着我最爱的月光潜入我的这一片领地,我就会打开门,开始一整夜无休止的演奏。
    我想拥有一串风铃,有了它,每当不知疲倦的风吹向我的世界,我就可以停下不成调的和鸣,歇息一会儿,闲散一会儿。
    我最害怕的,就是一整座山丘都在被风吹的呼呼响,这样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DH<小德&小哈>狗男男的日常

01
每个早晨都需要意外的早安吻

    哈利今天醒的很早,他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望向灰蒙蒙的窗外,静静地想着一些陈旧的往事。
   “破特…我的衬衫呢。”
    我们沉浸在回忆中的救世主无奈的被身边人的声音打扰,弯下腰提起地板上皱成一团的白衬衫就往那一头金毛上砸去。
   “该死的破特!你破坏了我完美的发型…嘿破特我和你说话呢!破特!” 哈利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刚想回话又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再一次沉溺于自己甜蜜蜜的回想里。
   “我的鞋呢??我的鞋呢!该死的破特我的拖鞋不见了,这让我无法下床…噢!今天真是个糟心的日子。破-特--!你死过去了吗!”
    德拉科一把掀开哈利身上的被子,瞬间打破了我们可爱的救世主刚刚恢复的平静。
    好了。这下哈利彻底被惹毛了,就着德拉科弯下腰寻找拖鞋的姿势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毫无防备的马尔福少爷就这样以一种极其尴尬的姿势摔到了地毯上,引得我们的小哈利一阵狂笑不止,捧着肚子躺回了乱糟糟的被窝里。
    德拉科当然也不是个软柿子,他腾地爬起身来就隔着被子压在了哈利的身上,以一种恶狠狠的神色瞪着哈利,脸对着脸。
    哈利却用他那绿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德拉科失态的神情,突然笑弯了眼睛,往德拉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刚刚还在愠怒中的马尔福少爷的眼睛里此刻却充满了错愕,呆愣愣地石化在了原地。
    而哈利早已钻回了他的被窝,继续回想着二年级时魁地奇球场上小德拉科炫耀新扫帚时的蠢态。

我的妈!!!
原来“眼睛绿的像新鲜的腌过的蛤蟆”这个梗是出自这里啊!!
哈哈哈笑死爸爸了!